起底:社交电商核心玩法就是拉人头 “洗脑”极具煽动性

社交电商是一个基于社群关系,通过微信、QQ群、直播等社交软件利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分享等行为,进行用户裂变传播,逐渐成为主流的购物消费模式。如果细分还有会员制电商,有淘宝客的方式,有拼团砍价,还有分销型、社群拼团等。





随着,社交电商消费模式的崛起,有些社交电商盈利重点不是商品或服务,而是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收费等获利。有的群通过分享商品引导成员购买,并伴有诱人的返利和发展下线的奖励,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群主让识别特定的二维码下单购物,就成了他的下线,并鼓励成员多次再发展下线,让下线通过商品链接购买商品,以此获得奖励。



除建社交群组外,还有一些专门用来发展下线的社交电商APP,以夸张的宣传拉拢用户。大多数APP需要提供邀请人手机号或邀请码才可注册,注册成功后会弹出宣传页面,宣称每天分享链接保底能赚三四十元、邀请好友每次得十元等。



不过,当你邀请了一位好友后却发现,仅获得平台的“金币”,而宣称的现金则需要发展下线并让下线购买商品后才能得到。怂恿会员发展下一级代理,不断拉人头进去充值,充值数目越大佣金越高,返利越多。人头数与用户获利挂钩是平台的核心玩法,开发机器人工具“管理”下线,不同层级之间收入差距很明显。而且还能与众多下线形成团队,获得额外团队收益奖金。



这种以销售商品为目的和名义,以销售商品的业绩为“团队计酬”的依据,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级关系,以下线的销售利润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属于《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规定,是违法行为。



湖南初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初品公司)的“名义初品”,这个以自用省钱,分享赚钱为主旨,以社群分享、定位轻奢风为主线的平台,就涉嫌打着新零售社交电商的旗号,做着传销的勾当。





湖南初品公司通过网站和公众号建立网络商城,消费者如果下单购买,要先注册,填写推荐人的号码,或者扫描推荐人的链接进入商城,形成层级。



商城每天换不同的商品12点开始抢购,上新的产品需要各级的团长会员在自己成立的百人群里宣传,大量的发商品介绍和信息刷屏,[email protected]



为了提升人气,平台还会指导团长会员每天在群里发带有身份识别信息二维码和商品信息的1元的小红包无数个,点开的人就自动成为了下线。消费者成为团长才可以挣下线的佣金,才能分享赚钱,成为团长的条件就是组建一个百人微信群,通过消费朋友圈的人脉,来达到用户数量的急速裂变扩增。

为了规避被执法部门打击的风险,湖南初品公司制作了个APP来管理白银以上级别团长,登陆这个隐蔽的APP,能看到哪些人点了分享在群里或者朋友圈里的商品链接,看了什么商品。还能看到有哪些人是扫这个码或者链接加入自己的团队,成为自己的下级,还可以看到直属会员又发展的其他会员信息。同时,还能看到自己团队业绩,下属会员的层级级别、佣金等信息。

“名义初品”实行的是会员制。会员分级别有普通会员、SVIP会员、白银团长、黄金团长、钻石团长五个级别。上述会员在发展下级时,可以获得返利奖、平推奖、团队业绩奖等奖励提成。提成比例从5%到40%不等。



普通会员需要累计消费或团队消费业绩满398元即可升为SVIP会员;想要成为白银团长需要购买36元的白银卡并建立100人微信群;而晋升为黄金团长、钻石团长需要培养一定数量的同级别会员,并团队销售业绩必须达到一定的金额。

执法部门在调查中发现,大部分的黄金团长、钻石团长的帐号都是老板送的。有的送给了员工,有的为拉拢团队送给了领导人。



事实是如果真的凭业绩做到钻石团长是非法困难的,而且会员管理系统不但实现自动上下线佣金绑定,还可自定义佣金比例,想让哪个团长升级只需要老板和管理员通过后台操作即可,反之也一样。



不难发现,“名义初品”是通过送团长账户的方式,把部分普通会员变成团长并套牢,使之为了获得更多的佣金返利,不停的为极力鼓吹“名义初品”,并发展会员。从公司的前景到产品的质量性能,到业绩的提升曲线和发财致富经,各种夸大宣传,想尽办法拉更多的人加入。



为了控制会员思想,湖南初品公司过招募团长,由团长建立非官网,让团长来做“分发形式的粉尘式的扩散”。并安排专业的讲师,通过核心群、秘训群的方式,给高级别的团队进行培训,传授如何管理微信群和吸粉拓客的秘诀。



在给高级别团队内部培训时,高频次传导企业文化是“敬天爱人,利他之心”,并形成仪式感,用类似宗教的形式“洗脑”,诱他们再扩散到各自团队。通过核心裂变的团队,一条信息只要在核心群里发布,成员会在1到2个小时内传播出将近几万条信息,极具煽动性和高效传递性。



湖南初品公司还蹭名人的热度演讲“15天,如何做到日订单过万 ”,目标是“帮助一百万家品牌省钱,解决10万人的创业问题”,极力标榜公司的实力,骗取信任。



“名义初品”通过上述模式和手段,从2019年5月20日起盘,到同年7月份就有20万人注册会员,日前注册会员高达320万人。



在此期间,还注册多个营业执照,包括湖南初品公司、杭州初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长沙美优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长沙名品好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初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长沙臻品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并交换使用,多次变换收款渠道。



“名义初品”以认购商品的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并在该会员管理系统中为会员分配账号,网上下单、建立网络化架构图,利用高回报的奖励制度,引诱会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会员通过层层发展,层层提成,形成上下线关系,组成网络化布局的行为,属于《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所指的传销行为,目前该公司因为涉嫌传销已被石家庄市裕华区打传办立案调查。





该类社交电商平台的套路,首先是以销售商品实物或服务,通过发展下线产生的销售业绩作为上线计酬或返利依据。但随着下线越来越多,所谓的更多收益是以拉人头或收取入门费为依据。因此一些人专门以此牟利,打着推广商品获得返利的名义拉拢下线,根据国务院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只要存在拉人头、交入门费、层级计酬等特点的行为就涉及传销。



2019年3月,社交电商平台“花生日记”因设置会员层级最多达51级,累计收取佣金超过4.5亿元等涉嫌传销(直销)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处罚。



2020年3月,广西百色市市场监管局公布消费者维权案例,指出社交电商平台“未来集市”的消费返利是传销新模式。“其要求会员及加入者交纳入门费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靠发展下线盈利,颇具迷惑性。



在此也提醒广大群众,要加强防范意识,不要轻信“名义初品”类平台宣传的高额收益承诺,对拉人头、收益与下线挂钩等行为,更要提高警惕,防止落入传销“陷阱”。[此文来源本文属于原创文章,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金融智商税

最新文章